少吃冰激凌,少喝酒,少熬夜,别走夜路,多喝热水,好好学习。

【凯千】暗恋②

#每个字都是我编的,都是我编的,编的

#日常系列,前后不影响

#若有ooc都是我的锅

#加粗的是水星记歌词

 

 

“王俊凯,你粉丝说你搞事情啊。”易烊千玺低着头读微博,慵懒的低音炮在保姆车上缓缓流动,“一向保守的未满十八周岁的王不露同学今天搞事情,挑染蓝发、戴项链、戴戒指、破洞裤、扣子解了两个、露锁骨不说,就连带个领带都搞事情。”

 

坐在他斜前方的单人座的王俊凯正闭着眼小憩,听到他的声音并没有立刻睁开眼睛,微微侧过脑袋表示自己在听。抬抬有些沉重的眼皮,正对上念完以后易烊千玺抬起头来望向自己的似笑非笑的目光。

 

王俊凯心里咯噔一下,睡意全无。

 

南京的夜生活很短,街上只剩暖黄的路灯和遥远的零零落落的几个建筑闪着灯,世界一派安静。易烊千玺坐在最后一排右边靠窗的位置,表情隐没在车里昏暗的光线中,只有一闪而过的路灯照亮易烊千玺勾起的不明显的嘴角,往日像小鹿一样水灵的眼睛闪着调侃揶揄的笑意,但王俊凯却觉得里面像是藏了只快要从沉睡中清醒的美丽而危险的猎豹。

 

这狭小又昏暗的空间里,两人之间莫名其妙瞬间有些紧绷的氛围,逼得他有些喘不过气,心在胸腔里沉重而缓慢地一下又一下。

 

王俊凯也不知道自己突然恼什么,他觉得易烊千玺应该是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平时的调侃话,但他想到眼前这个人今晚那场贴身舞,丝绸与棉布近距离摩擦,仿佛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都听不见,而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却像在耳边扩大了无数倍,震得他几近耳鸣。一想到这些他就突然觉得今晚戴领带的地方爬上细碎的痒意,脖子被人勒紧,心被扎得有了沉闷的痛感,就突然很想再去伤害另一个人。

 

“不敢当不敢当,你家粉丝说了,要跟你跟你分手一天。”王俊凯歪过身子尽量朝后,探出脑袋近乎强势地迎上易烊千玺的目光,眯着眼笑,露出一点点虎牙,粉丝口中所谓又甜美又邪魅的模样想必就是自己现在的表情吧,“会Bbox,会贝斯,会架子鼓,会牵小姐姐的手,会搂小姐姐的腰。”

 

停下来,他明明不想说这些的,他明明不想用这种语气说这些的,他明明不想用这种语气跟眼前这个人说这些的。

 

果然易烊千玺表情呆滞了一秒就消失了那种古怪的像是张满了刺的气场,被打回了懵懵的模样:“啊?你什么时候刷的微博?”

 

“你表演的时候。”王俊凯也正过身子,收回表情重新闭上眼睛,。

 

骗人。

 

你明明全程没能移开目光,恨不得在他露出的梨涡里灼烧出一簇火来,恨不得把他微微歪头眼神里流出的邪邪的笑意都藏起来,拿着水瓶就差没做出起跑姿势等一结束就往上冲了,哪有空刷微博。只不过听到了几个粉丝说分手的只言片语。

 

只是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只有他的粉丝,和舞伴,哪顾得上分辨你在台下做了什么。

 

“哥你居然没看我帅气的表演而去刷微博。”后面传来易烊千玺佯装炸毛的玩笑话。

 

“不是都在练习室看了好多遍了吗?”王俊凯没回头,“有空帮你勘探一下粉丝反应。”

 

骗人。

 

全场近乎疯狂的震耳欲聋的尖叫说明了一切,还有什么好勘探的。

 

舞台上的那个人跟平时练习室里的那个人那么那么不同,是用尽全力地追求完美。就算相同,也总能吸引住自己的每一次目光,多么不可理喻。

 

后面没了动静,王俊凯开始有点后悔自己刚才有些没忍住的不耐烦的态度,忙侧过头去看易烊千玺的表情。

 

原本低着头的易烊千玺像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抬头笑了笑,摇了摇手里的手机:“我也帮你勘探一下,你粉丝说要把郭顶的歌都听一遍,坐等你下次翻牌。”少年已经简单地卸了妆,梨涡被灯光投下小小的阴影,脸上细细小小的绒毛氤氲出一层暖意,眼神是经历太多后依旧纯净如雨后朗空的澄澈清明。

 

着迷于你眼睛

 

穿过时间的缝隙它依然真实的吸引我轨迹

 

王俊凯在心里叹了口气,已经四年了,还有六年,还能有更长的时间吗?这样的时光。

 

或者说,还能有六年吗?

 

高考完以后王俊凯突然看开了很多,而他觉得易烊千玺也好像改变了很多,开始没有像过去那样太在意一些外界的想法了。感情好就是好,不用辩解,不用澄清,不用刻意去表现得感情好。想搭理就笑,就说话,不想搭理就算了,不必像参加一些节目一样随时保持嘻嘻哈哈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力气。

 

一起沉默,一起疲惫,一起放空,忽视彼此的废话,或是硬接对方的胡话。随心,做最自在的反应。

 

在一起在久了,太习惯彼此的相处方式,也太相信彼此对自己感情的真挚与深厚。

 

日积月累的默契与兄弟感情就像橡皮泥,怎么折腾都可以。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为了不值得的言论和目光而浪费一起陪伴的原本可以一起开心的每分每秒?明明彼此才是最重要的人。

 

两个人没有商量却像达成了某种默契的约定。

 

这么想想,王俊凯突然觉得自己简直不应该再有心塞的理由。

 

可是啊,就是因为有时候想再靠近一点,比现在再靠近那么一点,所以才会碰壁。若是安分守己地做好自己的兄弟身份,若是可以把那些不该有的多出来的那一点小小心思全部扼杀在摇篮,就不会因为偶尔对方没接住自己的眼神,不会因为对方没有搭理自己,不会因为对方跟别人亲近了一点点,而不开心,而痛苦,而悲伤。

 

欲望是痛苦的源泉。

 

满足自己已经拥有的,王俊凯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

 

这瞬眼的光景,最亲密的距离

 

看见你在我眼前,不去猜想我们隔多远

 

有时候他觉得易烊千玺对自己也有相同的挣扎,在每一次欲言又止的目光里,在每一次自己用后脑勺感受到的的专注眼神里,在每一次触碰然后立刻收回的动作里。

 

但大概都是错觉吧,心里数数这些年自己单箭头的次数,王俊凯无奈地想。

 

毕竟易烊千玺是个可以对所有人都抱以认真的温柔的人啊。

 

或许自己也是错觉,他才十八岁,还有太多人,尤其是女性没有接触,还有太多心情和感情没有经历过,感受过。

 

说不定只是因为从小长大,只是太过相似,只是相互依赖太久,所有产生了类似想要占有的错觉。

 

在不同的遭遇里我发现你的瞬间,有种不可言说的温柔直觉

 

等到看你银色满际,等到分不清季节更替,才敢说沉浸。

 

王俊凯低下头瞅了瞅两排座位的距离,真的是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

 

我知道我已经住在你心里,我也知道那是一个特别的位置,但那大概不是我最希望的那个位置。

 

心情突然宁静下来,像浸了水一般的温柔。

 

王俊凯重新抬头笑了笑,像过去的每一次一样:“你喜欢的歌手会火一把吗?”

 

“如果是的话,可能有你的功劳哟。”易烊千玺也歪着脑袋软软地笑,认真又好看。

 

要怎么探寻,要多么幸运

 

才敢让你发觉你并不孤寂

 

当我还可以再跟你飞行

 

环游是无趣,至少可以

 

陪着你

 

如果不能再接近一点,那就算了。

 

就这么同行,我就已经感到十分幸运。

评论(11)
热度(50)

© 开心就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