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吃冰激凌,少喝酒,少熬夜,别走夜路,多喝热水,好好学习。

20170604+0608

人,大概真的会在生命的某个点,突然的明白自己的路,想去哪儿。

这次是真的真的不能再任性了。

我知道你依然热爱着二次元,我有点不太明白为什么在妈妈问你理由时你会吞吐,但貌似又有点理解——总有些事是有点难以言说的,因为我自己也不理解。

你说,最虐的是发现感情是会变的。

我知道你在害怕自己发现有一天不那么爱二次元了,害怕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长情。

不要害怕,坦然的走下去,顺其自然,时间会带你去该去的地方。

你总担心把好日子过完了,以后不幸,其实我也害怕。

所以从现在开始吃苦吧,以后都会好起来。

我知道我语无伦次,逻辑没有,思维跳跃太大,但我只能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我怕我一会儿忘了。

昨天晚上做梦梦到他了,第四次。

比上次的他坦然,也无奈,他似乎也知道离别将近,犹豫着是否还有必要接近。

幸好梦里有饭饭,她什么也不知道,她提的问题你们都会回答,一唱一和的,让你有种你们还很好很好的错觉。

果然是梦吧,梦里他似乎并不是很想和你告别,可现实却是连祝福都没有。

妈妈说你朋友圈太小了,所以才这么想不开。

或许吧,可是你并不知道怎么扩建朋友圈。

我知道你已经决定放弃村长和他了,你就呆在最陌生的朋友里安静的,自己慢慢的放下吧。

反正他们也不在意。只是可惜,没有异性朋友了。

妈妈说,你要足够强大,才能保护身边的人。

她还说,你二十岁了,还有自己的想法了。

她还说,动漫真的不是你的出路,因为你没有足够的投资。

她的每一句都那么有道理,你无言反驳。

小溪说,放下他,你会过得更好,小惠子说你想多了,真的。

自作多情。可你自作多情又偏偏薄情,真是糟心。

我希望你有一天能坦然的说出“一路保重,后会有期”。

相聚离开,都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缘分,谁说离开就不是一种缘分呢。

心怀着最重要的人,走自己的路。

如果有人来了,就彼此珍惜,有人走了,就各自珍重。把自己活做一座山,沉稳踏实,无悲无喜。

不过去,但也不离开。

但别人离开的时候你别哭,也别难过,他要去过自己的人生了,与你无关,但他会很好。

别太期望什么,也别问为什么。

想尖锐的回敬时就试着微笑,想哭的时候也试着微笑,想说掏心窝子的话的时候也只微笑就好了,别说,别让自己再更加狼狈。你的那些话就算让他动容了一秒也改变不了什么。

给一个潇洒的背影或者温柔的目送就好了,把那些脆弱的话烂在肚子里。

那些话太扎人,所以别牵绊别人,也别太作贱自己。

少吃冰激凌,少喝酒,别走夜路,多喝热水,好好学习。

别人会阻止你的任性了,你自己要照顾你自己,别做不安全的事,多陪陪家人,多出去走走。

希望他和你,都能过的很好。

————

前天朋友跟你说她的故事,好甜。

虽然他们离别的时候没有来得及拥抱,但你知道总会有下一次。毕竟他们两情相悦,来日方长。

你捂着脸很想哭。原因我都知道。

你想起你去给他过生日那次,送他走的时候,你抱着闺蜜哭成狗。

幸好小溪在,不然你得多么可怜。

在他挣开你的手去排队的时候,你停在半空中保持挽留姿势的那只手,看上去有点傻,但我知道你那一瞬间突然变得不大好了,毕竟离别总是很残忍,而手心变得空落落的那一刻,离别突然就变得无比真实。

我知道你其实一直明白要离别了,看你公交上一直在后座不顾他和小溪怎么想的,紧紧的环着他的脖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多舍不得了。

幸好小溪体贴地一个人在旁边安静玩手机,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

我能猜到你内心做了N多吐槽和自我安慰,不过似乎都没有什么卵用。

你看他过了安检,回头跟你告别,隔着玻璃,你那绿豆小眼睛努力睁得很大,一直目送他到看不见的拐角。

你好像说了什么,声音小小的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你一个转身就抱着小溪哭了,哭的特别丑,哭了两包还是三包卫生纸。

这是你第二次抱着她哭的这么惨,上一次还是在八年级的时候。

当着那么多人哭多丢人啊,但是十月份六点多的天也挺黑了,彼此都看不清楚脸。再说了,丢也是丢小溪的,你的脑袋又没抬起来。

其实车站本来就是结束和开始的地方,大家都懂。

心情平静一点的时候他打来电话问你接下来干什么,你说找个好吃的地方吃饭。

你压着嗓子努力表现出“让你那么早走没有好吃的了吧活该哈哈哈”的幸灾乐祸模样。那头却有点沉默“你没哭了吧。”

“你想多了哈哈哈。”我听见你笑了,可你干嘛说完了用手捂着口鼻拼命吸气呢。

终于挂了电话,谢天谢地,天知道我有多害怕再多说两句你又控制不住地哭。

每个人大概都会有至少那么一个人,一件事,一个东西,让他陷得很深吧,一碰就想哭,所以碰不得。

大概他就是你那个所谓的坑,因为我觉得碰到他,你总是又开心又悲伤。

就像当时,哪怕距离好远,但只听耳边电波传来的那低低的声音,也够你演一出冗长而讨厌的独角哭戏。

你总是那么矫情,我真的是,很讨厌你。

坐上出租的时候差点跟出租师傅吵起来,其实明明是你自己脑子短路没听清楚人家师傅的意思。

你瞧,你都不像你了,你平时总是很好脾气的样子。

小溪那么不善交际的一个人一个劲儿的拦着你跟师傅道歉,我都有点替她委屈了,怎么就摊上照顾你这个神经病的活儿。

看到他短信的时候你一下子就又哭了,所以说啊,他真也是,为什么就不能不发这条短信呢!为什么在不该温柔的时候偏要表现一下自己那难得的温柔呢!

好吧又浪费了很多卫生纸,感觉像看了一部虐的死去活来的悲剧。

“开心地来,开心地走,和小溪玩得开心一点,别wagu”

你看,你总怪他感受不到你的心情,我猜其实他一直都知道吧,他就是怕捅破了你会难过,毕竟那样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他一定发现你偷拍他了,他一定也发现你偷拍下他牵你过马路的手了。

丢不丢人?尴不尴尬?

很丢人,巨尴尬。

我尴尬癌都要晚期了!

可是啊可是,如果你当初脸皮再薄一点可能你们就没那么多回忆了。那该有多遗憾啊。

就当青春的羞耻心都被狗吃了吧,谁在意呢~

好在你也是做过傻事的人了,你不是一直自诩浪漫主义者吗,这够浪漫了吧?

所以别不开心啦。

就像你说的,有回忆就够啦。

心要实在不回来的话,恩大不了就送他。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别害怕去认识新的人,说不定下一次你会有一颗新的心,自然而然的,就长出来了呢。

评论

© 开心就好 | Powered by LOFTER